(作者︰張文敏)

過去幾十年,肉品、乳品因為現代化養殖技術,價格大幅降低,令其變得普遍。然而,現代機械化的肉品生產,每個程序都是經過精心計算,務求將成本降到最低,飼料——這個最重要的部份,當然也不例外。

為了在最少空間畜養最多動物,又要吃最少而最快長肉,動物們只會被困在狹小的空間內,只可以吃飼料槽上提供的飼料。從壓低成本的考慮上,飼料當然是要含有高蛋白質,而且要便宜。飼料的需求推高了粟米和黃豆的國際市場需求。

至2014年,用作飼料的黃豆,已佔全球黃豆總產量的75%(1)

種植畜牧用飼料佔用的農地越來越多,與種植人類食物的農地變成競爭關係。

Global Meat Demand Growth Estimates

全球的肉類消耗過去不斷增長,如果趨勢不變,飼料需求將會隨之增加。

 

soy and meat

肉品和黃豆的產量有正比關係。

soybean use for feed

黃豆被用於畜牧飼料的數量越來越高。

「糧食危機」成為誘因,為盲搶地打開大門

儘管全球生產的穀物其實有很多都用作畜牧飼料,而全球又有三分一食物是被浪費掉(2),「糧食危機」這熱門議題,卻成為在生物科技界和投資界深具吸引力的宣傳字眼,亦成為金融投資機構、跨國農企眼中的商機,美其名以釋放土地生產力為由,跟發展中國家的政府「合作」,大舉收購小農散戶的土地,改為集中式大型農場,以非洲、南美洲和東南亞最為嚴重。很多時候,過程並非你情我願,可能是政府派人強拆民居、企業聘用私人武裝組織進行各種恐嚇手段,也可能是黑箱作業,地權突然「被交易」,原居民變成非法佔領他人土地。他們流離失所,失去賴以為生的農地,有些人為了生計,竟然反而要在新地主的農田打工。

由於用在畜牧業上的粟米和黃豆等這些飼料多為基因改造品種(3),基改黃豆的生產龍頭都位於美洲(依次序為美國、巴西、阿根廷、巴拉圭)(4),所以因畜牧飼料而致導的盲搶地的情況在南美洲國家甚為嚴重。(5)

human food animal feed

已發展國家如美國,主要用於生產畜牧飼料的農地比生產人類食物的要多很多。此圖為美國各州農業收益,以人類食物(綠色)和畜牧飼料(紅色)的對比。(圖片來源︰Joe Satran, Huffington Post, 2015) 不難理解,肉食量多的已發展國家開發土地到了瓶頸位置時,就會謀求向發展中國家的土地投資,將更多土地轉化為生產畜牧飼料的農地,供應肉食市場。

land grap map

此為全球性大型跨國土地投資及收購活動的買方和賣方分佈圖,紅色為收購方,綠色為賣方。(圖片來源︰UNCTAD 2009, Cotula and others 2009, Deininger and Byerlee 2011, OI, 2011, IFPRI.ORG )

land-grab

阿根廷民眾抗議盲搶地。(圖片來源︰Bristo Latino~Let’s talk Latin America)

May 17th 2006. Santarem (Amazon, Para State, Brazil). Activists deployed a banner in a soya plantation near Santarem to protest against Kentucky Fried Chicken who uses chicken fed with Amazon soya sold by Cargill in their stores. The expansion of soya is

連鎖速食集團的肉類消耗推動飼料需求,亦正是剷除亞馬遜雨林的一個推手。(圖片來源︰Greenpeace) 南美洲有很多被大型收購的土地都位於熱帶雨林,熱帶雨林具有非常重要的生態價值,亦是很多獨有動植物的分佈地。(6)

漂亮的產量提升只是服務國際市場,生產背後的成本卻由本地人承受

可能一般人會覺得發展中國家的農民使用傳統耕種過於落後,交給現代化的農企可以令雙方都得益。可是,誇國農企的眼光是放在國際市場,而不是本地需要,新農場通常都是種植國際市場渴求的畜牧用飼料(粟米、黃豆)、生物燃料(甘蔗、粟米)和棕櫚油等出口作物、佔小部份農田出產的糧食(小麥、蔬果等)亦是輸出到富裕國家的高檔市場,沒有為當地生產更多糧食。(7)作為飼料的基改黃豆和粟米大都是依賴大型機器的單一作物種植方式,需要的人力不多,對促進就業沒有幫助,同時亦令該國失去可以生產糧食的土地,土地擁有權由眾多小農集中到少數跨國大企業,損害了當地的糧食自主權。


南美洲國家的人民為全球生產廉價肉食付出最大,造成不公義。片段來源︰Food and Water Watch, Friends of the Earth; Youtube中文化︰War Hidk)

這些土地收購,是大型密集式農場的延伸。大型的單一作物種植模式亦會對當地人的健康和環境帶來損害,因為種植過程中需要使用非常多的淡水資源,還要施用化肥、除草劑和殺蟲劑等農藥,而當地為了吸引外資,法規通常比投資國的更寬鬆,企業可以推卸掉很多減低損害的措施上的成本。

水土、釋放有害物質工業式農田的副作用

工業式農田需要用到大型機器施放農藥,例如使用飛機在高空噴灑,農藥化學物質會劣化週邊的環境,包括泥土、空氣和水源污染,影響到附近民居的健康。例如︰基改農田會施用的除草劑中的成份草甘膦/嘉磷賽(Glyphosate),在2015年已被世衛介定為「有足夠證據顯示可能致癌」。因為被收購後轉變為基改農田的面積一直增加,農藥用量也就隨之增加。在過去20年,阿根廷的化學農藥用量增加了8倍,有分析指出阿根廷基改基田旁邊的村民,痳巴癌、兒童畸形的案例特別多。(8)

Camila Veron

Camila Veron,2歲(2013),她的家就在基改黃豆田的旁邊。(圖片來源︰AP Photo/Natacha Pisarenko)

Ezequiel Moreno

Ezequiel Moreno (右),天生就有腦水腫,他的家亦在基改基田旁邊。(圖片來源︰AP Photo/Natacha Pisarenko)


阿根廷種植基改黃豆的代價。(中天電視)

密集式種植即是需要耗用大量淡水資源,為了供水,會使用強力抽水機抽取河流的水或地下水,令水位下降,令原居民取水更困難(9),加上開墾農田時經常會破壞森林、草原等植被,都會令土地乾燥,造成土壤退化,大大影響當地人和動植物的生存環境。(10)

protest argentina toxins

阿根廷人抗議基改公司孟山都帶來了農藥污染。

brazil drought

在2015年,巴西經歷了80年來最嚴重的旱災,其中最主要原因是剷除了大片面積的熱帶雨林。巴西在過去40年已清除了一個德國面積那麼大的熱帶雨林(11),黃豆田擴張是其中一個主要原因。(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香港地方雖小,角色不容忽視

香港作為一個以入口為主要食物來源的城市,而且是各大肉食生產國的重要市場。例如,這幾年巴西的牛肉產量是全球第二大,家禽肉產量亦是位列前幾名,而在2014年,香港卻是巴西牛肉的第二和巴西家禽肉第三大出口市場(12);香港入口豬肉之中,最多是來自中國(13)。所以,其他國家的肉類生產情況跟我們息息相關,請看看以下是世界自然基金會對歐洲各種肉類製品以重量和所消耗的黃豆的對比數據(14)︰

生產每100克所需黃豆(以克計)

豬肉

51

芝士

25

香腸

34

雞翼

109

漢堡肉

46

雞蛋

63

雞胸肉

109

雖然以上的資料只是歐洲的情況,但全球佔了大部份的肉品供應都是使用類似的生產方式(即工廠式養殖並餵飼基改黃豆及粟米),肉類生產消耗大量黃豆,是不爭的事實。例如中國對豬肉需求上升,已令它成為全球黃豆最大的消耗和入口國了,而中國亦開始對非洲和南美洲的土地收購越來越活躍,至2015年,估計中國政府和企業在全球已收購了500萬公頃的土地。(15)

meat-consumption china us

中國的肉類消耗量隨著經濟急速上升。

china soybean imports

以中國為例,中國養殖的豬隻數量逐年上升,隨著逐年肉類消耗和需求增加,令國內的穀物由本來可以出口,變成需要由外國入口以應付需求。(16)

china corn use feed

中國的粟米已有接近七成用於飼料(2014)。(資料來源︰中國玉米網 圖片︰sina.com.cn)

china soybean import world

中國已成為全球最大的黃豆買家。

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改變需由你我做起

英國土壤協會︰動物飼料市場是全球基改作物擴張的主要原因。(17)

如果人類消耗肉食的份量真如統計數據所推測不斷上升,飼料需求一定會繼續成為盲搶地的推手,那將會造成繼續有郊野和原始森林被剷除,還有更多人被迫遷、更多動物被屠宰、環境劣化和當地人失去糧食自主權的不公義情況,很明顯這不是處理所謂「糧食危機」的最好辦法。將生產自己的糧食的代價,以這種方式硬推給其他地方,其實是一種殖民主義,就如殖民時代的英國破壞印度的紡織業,要他們全力生產棉花出口到英國,再以高價入口英國紡織品一樣,只是打開大門的不是軍隊,而是「市場」。公義角度以外,若以全球的角度看,經濟、糧食和環境影響其實都是世界各地互相關連,所以即使地區性的社會動盪和區域性的環境破壞等,最終都會對世界做成負面影響。聯合國環境規劃署在2010年一份報告呼籲全人類應該要更轉向無肉、蛋奶的飲食,因為這些食品的生產過程比起植物性食物消耗更多資源和土地,亦產生更多溫室氣體(18),而聯合國農糧署於2006年另一報告指出畜牧業生產已佔用全球農地的70%,隨之而來的改變土地用途也造成生物多樣性損失(19),可見目前的全球性畜牧業系統對環境影響之大。

Ecological-footprint-of-food3

肉、蛋奶類生產比起小麥、米等這些人類主糧,耗用的水、土地都多,而且也排放更多溫室氣體,而每公斤肉品消耗的穀物亦以倍計。

這個全球性糧食體系看似複繁而牢固,但始終是由我們大眾裏,每一個體每日的飲食習慣形成,不應對「改良」技術去減少壞影響過度寄予厚望,因為這沒有針對問題的本質,也容易令應該關注的焦點模糊化,其實減少消耗造成問題相關的製品,並以「取之有道、用之有道」為改變方向,才是最有效的應對方法。面對所謂的「糧食危機」和氣候變化,我們不應只著眼技術改良,還應是時候重新審視我們對飲食的態度、消費的習慣、對環境和其他生物的態度,是不是令我們陷入今天處境的原因。在宏觀角度,我們可以持續關注,並集體推動轉型到更可持續而公平的糧食供給系統,但個人行動方面,我們可以採取最簡單而直接的行動,就是響應聯合國的呼籲,大幅減少消費肉類,並支持素食,這樣對地球和眾生(包括人類和動物),都可帶來更多和平。

 

註一︰全球的粟米在21世紀初時被用於畜牧業的比例接近70%,但因為近年粟米乙醇用於生物燃料的需求快速上升,令其所佔比率有所下降,然而仍是佔用最多的單項消耗用途。

註二︰香港是一個轉出口肉類貿易額巨大的城市,然而,即使扣除了轉出口貿易額(例如2015年1-9月,豬肉轉出口只佔入口量的25%),在香港消耗的肉類仍然非常多。(參考資料︰http://www.agrochart.com/en/news/news/111115/hong-kong-livestock-and-products-annual-nov-2015/)

註三︰含有草甘膦的除草劑並非只用在基改農田,但因為普遍被種植的基改黃豆有抗衡它的特性,基改種植面積增長成就了除草劑使用量增多,而近年除草劑又催化超級雜草出現,除草劑的用量便更加上升。(可參考︰http://www.foodandwaterwatch.org/insight/superweeds)

延伸閱讀︰

  1. 【肉食輿圖】飼料槽中的糧食 拉美黃豆王國崛起, 作者:Barbara Unmüßig(Heinrich Böll 基金會會長)、Magda Stoczkiewicz(地球歐洲之友董事);編譯:游博仰;審校:沈軒宇、蔡麗伶
    http://e-info.org.tw/node/103817
  2. “吃牛肉,等於破壞雨林?" 食物知情權, 2014
    https://fooduncovered.org/2014/04/10/beef/

 


作者
張文敏:小市民一名。興趣是閱讀、看紀錄片和電玩;也喜歡寫作,卻很懶散;喜歡吃自己種的菜。相信 You Are What You “X" 的道理。十分討厭謊言,造成喜歡找錯處的習慣,所以超市是一個很好的消閒場所。

編輯:食物知情權

參考連結︰

(1)    “Growth of Soy Product”, WWF, 2014,

http://awsassets.panda.org/downloads/wwf_soy_report_final_feb_4_2014_1.pdf

(2)     “Food Loss and Food Waste”, 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 of the United Nations,

http://www.fao.org/food-loss-and-food-waste/en/

(3)    “Genetically modified plants: Global Cultivation Area, Soybean”, GMO Compass,

http://www.gmo-compass.org/eng/agri_biotechnology/gmo_planting/342.genetically_modified_soybean_global_area_under_cultivation.html

(4)    “Top 10 Soybean Producing Countries”, Maps of World,

http://www.mapsofworld.com/world-top-ten/soybean-producing-countries.html

(5)    “Land Grabbing”, Global agriculture,

http://www.globalagriculture.org/report-topics/land-grabbing.html

(6)    “The Hidden World of Soy”, WWF, 2015

http://wwf.panda.org/_core/general.cfc?method=getOriginalImage&uImgID=%26%2AB%3C%27%21%2EK%3F%0A

(7)    “Land Grabbing”, Global agriculture,

http://www.globalagriculture.org/report-topics/land-grabbing.html

(8)     “Argentina: Cancer increased fivefold in town near GM soy an maize fields – study”, GM Watch, 20 April 2015,

http://www.gmwatch.org/news/latest-news/16096-argentina-cancer-increased-fivefold-in-town-near-gm-soy-and-maize-fields-study

(9)    “The Rush for Land and Its Potential Environmental Consequence”, United Nations Environmental Programme, July 2011,

http://na.unep.net/geas/getuneppagewitharticleidscript.php?article_id=66

(10)“Crops for animal feed destroying Brazilian savannah, WWF warns”, The guardian, 11 April 2011,

http://www.theguardian.com/environment/2011/apr/11/meat-industry-food

(11) “King of deforestation cut down: Can logger’s arrest stem tide of destruction in Amazon?”, news.com.au

http://www.news.com.au/technology/environment/conservation/king-of-deforestation-cut-down-can-loggers-arrest-stem-tide-of-destruction-in-amazon/news-story/c9baaf1329695101d59a32768e957930

(12) “Countries that import meat from Brazil”, The Brazil Business, Patrick Bruha, 2015.

http://thebrazilbusiness.com/article/countries-that-import-meat-from-brazil

(13) “Hong Kong: Livestock and Products Annual”, USDA Foreign Agricultural Service, 2014

http://gain.fas.usda.gov/Recent%20GAIN%20Publications/Livestock%20and%20Products%20Annual_Hong%20Kong_Hong%20Kong_9-25-2014.pdf

(14)“The Hidden World of Soy”, WWF, 2015

http://wwf.panda.org/_core/general.cfc?method=getOriginalImage&uImgID=%26%2AB%3C%27%21%2EK%3F%0A

(15)“Moving Markets: China From Exporter to Importer”, WWF,

http://wwf.panda.org/what_we_do/footprint/agriculture/soy/soyreport/the_continuing_rise_of_soy/moving_markets__china_from_exporter_to_importer/

(16) “What will it take to meet China’s growing demand for pork?”, Forum for the future, 3 June 2015,

http://thefuturescentre.org/articles/3818/what-will-it-take-meet-china-s-growing-demand-pork

(17) “Silent Invasion: The hidden use of GM crops in livestock feed", Soil Association, 2007

http://www.eko.org.ee/gmo/images/stories/raamatud/gm_feed_in_uk.pdf

(18) “Assessing The Environmental Impacts of Consumption and Production”, UNEP, 2012,

http://www.unep.org/resourcepanel/Portals/24102/PDFs/PriorityProductsAndMaterials_Report.pdf

(19)“Livestock’s Long Shadow: environmental issues and options”, 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 of the United Nations, 2006,

http://www.fao.org/docrep/010/a0701e/a0701e00.HTM

 

Join the conversation! 3 Comments

  1. 感謝您的詳細解讀~ 🙂

    回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分類

牛肉, 環境, 素食, 雞肉, 雞蛋, 豬肉, 健康, 奶製品, 影片